极速赛车5码规律 > 电影文艺 >

2003年娄烨执导文艺电影

2019-09-29 22:23 来源: 震仪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颐和园》是2003年娄烨导演,2006年上映的一部爱情文艺电影,由郭晓冬郝蕾崔林等主演。

  该片讲述两个文艺青年历时十几年的爱情故事,跨越北京、武汉、重庆、柏林4个城市。

  2001年该剧本获得韩国釜山电影节青年导演计划的剧本奖,2006年4月20日入围第5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同年5月,该片因版本和质量等问题未通过审查。因该片未经批准而擅自参加境外电影展,导演娄烨被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处罚“五年内禁止拍片”。

  影片讲述了在1989年的中国,当时社会政治复杂,身处其中的两个年轻人的爱恨纠葛。漂亮的余虹离开了她的村庄、家庭和男友去北京学习,在那里她发现了一个展新的世界。并爱上了周伟。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危险起来。

  余虹作为一个刚刚从边远小城来到北京大学的年轻女孩,她有种浪漫的、有时候甚至是奋不顾身的想法,在日记中她倾注了对一种猛烈的生活的渴望。在影片的前半部,经过了几段友情、朦胧的爱情,和周伟,一个瘦削的、书卷气的男孩,她一生的最爱:之间激烈的、嫉妒的、分分合合的感情,满足了她这种渴望。

  但是余虹和周伟以及影片中他们的朋友、敌人,不是普通的大学学生。或者这么说,他们的大学生活有个非同寻常的背景。余虹1988年来到北京,她的大学的第一年从感情和性的混乱开始,结束于那场动荡的社会事件。

  东北女孩余虹在家乡和一个邮递员谈恋爱,后来,她收到了北京某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在临走的时候,她和邮递员发生关系,到了大学她爱上了周伟,但后来两人又分开了。

  周伟是余虹的大学同学,两人相爱并经历了当时发生的动乱事件,后来又和余虹的好朋友李缇发生关系,两人关系破裂后,周伟和李缇离开了中国。

  和余虹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也是农村人,在做邮递工作了,为了余虹而挨打,两人相爱并发生了关系,后来余虹去了北京上大学,小军还前去找她。

  余虹和周伟的同学,也是余虹最好的朋友,后与周伟发生关系,导致其两人分手。

  1、郭晓冬为了演好角色,需要保持体重、增加肌肉。为此,剧组请来专门的体能教练对其进行特训,要求郭晓冬每天早上5点起床,爬香山、跑八大处,并一直锻炼到晚上10点。

  2、拍摄该片时剧组200多名群众演员准备集合时,30多名演员突然出现呕吐、腹泻、头痛等症状,最后共37人被送往民航总医院医治。

  3、有一场戏剧组包下一艘两江游船封闭拍摄,对细节要求苛刻认真的娄烨,只拍一场戏就花掉四小时。

  4、拍摄该片之前,因尺度问题,郝蕾也曾犹豫过,但后来被娄烨多次邀请才接受演出。

  5、郭晓冬透露:在拍摄《颐和园》时,有一部分戏是在德国柏林拍摄的,那段时间全剧组的人都不理他,弄得他很压抑,不知道是怎么了,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那里生活,很没有安全感。后来郭晓冬才知道,这是娄烨的用心安排,导演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拍摄郭晓冬当时的焦虑

  6、在拍摄中,在重庆一个公园里拍摄的戏让郭晓冬印象最深刻。在去片场的路上,郭晓冬向娄烨要剧本看,娄烨却告诉他到现场自然明白。结果一到现场,娄烨随手给了郭晓冬一张几乎是空白的纸,上面只写了“周伟在行走”,这就是当时要拍摄的剧本

  为何以《颐和园》命名,娄烨称自己最喜欢于红和周伟热恋时在颐和园划船的那幕,因为那时两人的状态都非常好,情感、肉体和灵魂高度融洽。而尺度大胆的性爱描写,也让整部影片给人的感觉远非“颐和园”三个字那般恬静。

  该片拍摄地选择了北京、重庆、柏林等名城,拍摄时间将近两年,其规模之宏大、耗时之漫长以及场景之多称得上娄烨个人拍摄史上之最

  片中的赤裸演出是人们从来没有在中国电影里看过的,以这点而言,《颐和园》有其划时代地位。然而其场面陷在粘腻的抒情情调,加上忧伤的音乐衬底,完全减低其反叛性。

  毫无疑问,《颐和园》是娄烨最具争议的作品,它饱含青春、欲望、呐喊的诗意和若轻若重的政治隐喻。

  2005年,一部《颐和园》令郭晓冬的名字被赋予了浓重的文艺气息,郭晓冬和郝蕾在一起泛舟的画面堪称经典,这也让不少观众看到了郭晓冬身上的文艺气质。

  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电影,反映了出生在中国60年代后期70年代前期知识分子对于社会以及爱情复杂的心理缩影。这个时期的年轻人,狂热而富有理想。他们有着超乎任何一代年轻人的对美好生活的崇高理想但是什么理想自己也无法表述出来,于是过多的表现了一些冲动与任性,这就必然在社会大背景下造成自己的悲剧,而这种悲剧是无可避免的。影片中从头至尾都在暗淡的画面中进行,所有人物对话都无比低沉处处透露着伤感,刻画着整部电影的色调。电影中的主角们都在现实的生活中苦苦挣扎。自我迷失找不到方向看不到未来,只能孤寂的等待,让自己在极端的痛苦中感受自己的存在。而从余虹的笔记里,我们可以清晰的读懂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心里的挣扎,“昨天,我傻乎乎的呆在周伟宿舍一个晚上,没有人理我。和大家一起唱歌,唱的是《蜗牛的家》……后来周伟打了我,我哭了。他一直抱着我,很长很长时间,这不是最不幸的事,最不幸的是我知道这事在我身上还会发生,我诅咒我自己,愚蠢、茫然。“周伟,我要跟你分手,因为我离不开你了。”人其实是愿意孤独的,人也是愿意死的,要不然,为何偏偏与最心爱的人作对,为何对眼前的一切默然,而去忠于一切永不可及的一种事物呢?”

  《颐和园》恐怕是中国电影遭受处罚最严厉的一部电影。因为违规操作导演娄烨、制片人瑞安被罚五年内不得拍片,公司五年内不得制作任何电影。(

  2006年5月8日,《颐和园》传出未通过电影局审查的消息。导演娄烨助手十分愤怒地表示这个消息100%是假的,因为《颐和园》的后期还没有做好,怎么会去送审?并说娄烨正在紧张制作《颐和园》的后期,计划在5月10日左右送去审查。送电影局接受审查的电影,必须是制作完成的电影,剧组连声音都没有做好,怎么去审查?而且,那个新闻说我们是7日去送审的,5月7日电影局还在放假,怎么审查呢?制片人方励也驳斥了“《颐和园》未通过审查”的传闻,不过他承认时间的确已经不饶人了。

  2006年5月16日,《颐和园》再次送审遭到拒绝,导演娄烨决定以私人名义到戛纳参赛,这种做法将使《颐和园》沦为地下电影,无法登陆国内影院。对此,制片人耐安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这是导演娄烨决定的,希望他对《颐和园》负责。

  戛纳时间2006年5月18日,《颐和园》在戛纳展映,该片是内地惟一影片入选第59届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

  2006年7月27日,制片人耐安表示一直以来坚称不会放弃国内市场的片方已准备再次送审,但被拒绝。耐安称,不久前片方再次向电影局提出送审要求,当初是因为影片版本和质量问题拒审的,“这次准备了所有版本的拷贝,包括BETA带、胶片和DVD,要求送什么我们就送什么。”但这次送审的影片并没有对画面和情节做任何改动。电影局制片处的说法是:等通知,需要时间研究。耐安表示,《颐和园》在海外的版权销售情况一般,已有近20个国家购买了海外版权,包括一些欧洲国家及日本、韩国,而北美的版权还在谈判中。当记者问其海外版权的销售额占整部影片的投资比例时,耐安表示不便透露,但不能在内地公映肯定影响收回成本。言下之意是,如果不能在内地上映,《颐和园》将损失惨重,所以,他们会对送审一事“持之以恒”。

  2006年9月1日下午,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正式宣布了对《颐和园》导演娄烨的处罚决定,因并未通过电影审查的情况下参加了第59届法国戛纳电影节的竞赛,违反了《电影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他和该片的制片人耐安一起,均被处罚5年内不得拍片。制片人耐安记得,“禁拍令”宣读完毕,娄烨的反应是:“那吃什么呀?”对方回了一句:“娄烨,知道你不可能没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