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赛车5码规律 > 电影文艺 >

文艺电影欣赏

2019-09-27 01:48 来源: 震仪

  前一段时间《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被大部分人所称赞,有甚者更称其为中国电影界的崛起,所以一向热爱电影的我抱着极其高的期待去看了这部电影,我看的过程中很是感动,可是当我看到电影本身的故事时不禁沉思,大家觉得好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故事大概讲的是一个看起来黑心的人却为让更多的白血病人有药吃而奔波救人,倒卖格列卫的舍己为人的剧情。这个剧情很新颖,一些不完美的人却在救死扶伤。尤其是程勇被捕时那些患者及家属目送他的那一幕十分震撼,可深挖故事本身。 程勇再好,他卖的也是盗版药呀!这种做法与“出山”有何不同?你们难道只看见药贵的让人买不起吗?那制作和研发这种药花了多少成本和多少人的鲜血与时间? 我特意查了一下格列宁初期的制药成本和研发时间....数字大的可怕 摘取原文“目前国际大的医药公司研发一种新药的成本大多至少在10亿美元以上,从药品的研制,合成,到漫长的四期临床试验,再到通过各国药监局的审批,都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只有资金雄厚的少数跨国巨头才能承担得起。” “公司的本质是逐利,因此,药品进入临床市场后价格往往不低。近年来新问世的原研抗生素屈指可数,一是研发困难,二就是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太高,医药公司不能也不愿承担。 像格列卫这种可以说堪称“奇迹”的药物,其中蕴含的科学研究,投入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是大手笔。虽然药品的直接成本可能只有几百块,但是前期的研发需要投资的实在是太大。” 如果盗版药猖獗,那么以后还会有多少人多少企业愿意去投资研发?这种做法与“出山”又有何分别? 现在的电影是出于一个低谷期,但是也不能以这种错误的事情博取大众的认同感将是非颠倒,错上加错。

  “可怜的盖斯帕德。”这是罗兰德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有愤恨,没有怒视,却是悲悯,这是每一位观影人所未曾料想到的,但只要仔细想想,盖斯帕德却也是可怜的,他就像片名《洞》,在黑暗的桎梏里越陷越深,最后被其所吞噬,他也像是片中的一只苍蝇,被人拔去了翅膀喂食蜘蛛。我始终无法理解雅克·贝克关于好与坏的界定,盖斯帕德明明将四人揭穿,最终的结局却也只是从一个牢房转移到另一个牢房,他在试图告诉我们什么?我从盖斯帕德那空洞虚无的眼神中似乎看出了什么:我们都是一只船,航行于茫茫大海之中的小船,但当风暴来临时,有的船扬帆起航,而有的船则却虚无飘渺,我呢?是风暴。

  看毕聂隐娘。当有稀稀疏疏的人开始立场,当身后的人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当旁边的大叔不知何时打起呼噜时,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电影才叫好看?爱默生说过,人是灵魂的器官。我想说电影是灵魂的镜子。不同的电影可以照亮不同的灵魂,也许有人颇爱那种精致小巧,油光可鉴的镜子,而我却能够从近乎看不清人脸的黄铜镜中看见自己。就像是品一盏茶,有的人说它苦,有的人说它香,而我说,它没有味道,品的人不同,心境不同,味道自然不同。以文艺的风格来拍武侠片,这使我想起了94年墨镜王的《东邪西毒》,当年这部电影在播出时并不受好评,电影院观看的人无几,同样的长镜头,同样地沉默,在那个年代,能安安静静地从头到尾地将这部电影看完的,又有几个人呢?由此可见,时代从那个时代开始已成时代,人心浮躁,庸碌,无知,便已从那个时代开始。看完电影,朱朱跟我说,她已经有好多情节都忘了,我说,只要还记得那种感觉就行了。有的时候看电影看的不是情节,也不是主角,而是感觉,是那种心灵与心灵相契合的感觉,就像是从黄铜镜中看见了自己一般有一丝丝说不出的暖意涌上心头。我认为,不论是侯孝贤还是王家卫,他们拍出来的电影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给自己看的,然则,在这被繁华蒙蔽了双眼的时代,懂自己的人又有几何呢?